吱吱_choc

星和月都会离开。

真实营业

因为有人想看所以写完了!谢谢等待着的天使们😭
依旧是点图都还没画就写文的不务正业产物。
为了文章完整性把试阅片段连着一起发了
现背 ooc 不上升 xxj文笔

阅读愉快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因为101位少年命运般的相遇。
因为6位少年奇迹般的相遇。
两名曾经的追星少年,爱豆的cp狗,终于迎来了自己营业的日子。
“哥,我们要开始营业了!”金东汉抱着妙汉,枕头不停地往高田健太身上扔。当初只有看着屏幕上的人做的事,现在也不可思议地轮到自己了。
高田健太亮着自己的虎牙,又蹙起眉:“会有人喜欢的......吧?”
总之就这样,令人担忧的两名营业小鸡仔开始了他们的cp营业。
不过显然,他们实在过于激动了。从各方面看,这营业都显得有些过火。
高田健太最先从初次营业的喜悦中反应过来。
越来越多的啵啵,越来越频繁的公主抱和举高高,甚至在宿舍也变得愈发黏人。这些无一不拉响着高田健太心中的警报。
Heyo TV直播时,称赞环节里金东汉又一次毫无征兆地将他抱了起来。本来早就应该习惯忙内这种一时兴起的营业的高田健太,在对上那双眼睛时,过于滚烫的目光让他不敢直视。金东汉咄咄逼人地上前,他便畏惧着往后退,应答也以敷衍带过。
因为在金东汉分明温柔却又浸满威胁意味的语句中,高田健太不得不承认——
他的心跳加速了。
心跳得很快,有力地击打着胸腔,差点儿把高田健太的理智都震走。
这样不行。作为idol的高田健太喊。
至于真正的高田健太说了什么,意识的主人却将它藏起来埋进了深处。

回到宿舍后,外面的虎忙内就变回了大姆明,穿着蜡笔小新的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,轻轻把高田健太圈在怀里。
电视上放着新一期的认哥,两人的面孔被电视屏幕映得流光溢彩。金东汉将下巴懒懒地搭在高田健太的肩上,时不时发出一阵细微的笑声。金东汉灼热的呼吸全部扑在高田健太的颈窝中,痒得高田健太浑身僵直。同时,高田健太惊恐地发现,他的某个部位正在苏醒过来。
最高级的警报被拉响,高田健太几乎是从沙发上弹了起来。
怀里一空的大姆明显然不太高兴,但依然抬头耐着性子问:“怎么了哥?要上厕所吗?”
“东汉啊,我觉得以后我们和其他成员的互动要加多。”高田健太答不对问。
“那不是有的吗?我今天也bobo了龙国哥,也和玄彬哥......”“金东汉。”高田健太的语气陡然变得严肃,突然换喊全名让金东汉生生愣了一下,“我是说真的,我们的互动要减少,会有流言传出来的。”
金东汉的脸上添了一丝怒色。
他也慢慢站了起来。高田健太看见那双比他大了好多的手使劲攥紧,微微抖动着。
高田健太就这样一直低着头,他不敢看金东汉。
推上曾经有人说过,看着金东汉的眼神就如同被打了一拳似的。而现在高田健太的头顶就被这样的眼神攻击着,锐利得他手脚一片冰凉。
他不知道,分明是正常提的意见,他为什么会如此理所当然地害怕。
或者说不仅仅是高田健太,他们两人都太理所当然了。
突然,攥成拳的手松开了,双手之间的两条腿迈开步伐,离开了高田健太的视野。主人抛下一句话:
“那又怎样。”
高田健太缩着肩膀准备迎接的砸门声也没有响起。录播的认哥随着冷静的“咔嗒”一声停止了播放,将他彻底锁进了寂静之中。
他在客厅呆站了很久。无名的怒火突然间涌上胸口,高田健太狠狠向滚落在脚边的抱枕踢去:“Damn!”
这一脚没有踢到抱枕,反而狠狠地撞上了桌角。桌子只是发出闷响,而高田健太滚在地板上捂着脚吸凉气。那边的任何一扇门都没有任何动静,他有些委屈地把手从脚上移开坐起来。
地板不断地向他的屁股传来冰冷的温度。和在某人结实的怀抱中稳定的温暖截然不同。
高田健太的狐狸眼泄气地耷拉着,一年来生的第一次气就像冰一样迅速融化在莫名的空虚之中。

那天晚上过后,金东汉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放送里欺负高田健太,宿舍里也有一堆堆的话说给他听,一切貌似都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。但是——
金东汉在放送中和高田健太的营业变得点到即止,围绕在他周围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反而和其他成员的互动变得越来越频繁和亲密。回宿舍后也不再抱着高田健太看电视了,现在一回去就迅速洗漱然后钻进被窝。对着高田健太讲不完的话变成了每天的废料趣事,而不再把自己的烦恼和高田健太倾诉,从前不知道从哪儿找的土味情话也不再念给他听了。
高田健太想起金东汉第一次念土味情话给他听的时候说:“这个可以在节目里用吧?绝对是轰动的sence!”
那时他会念叨着“什么啊”一边调出另一句:“这个才轰动好吗!”接着念给金东汉听。
他还记得那时自己的脸,有些烫得过分。
高田健太又想起,有天金东汉问他日语的“我爱你”怎么说。那时他笑着打趣:“我们东汉这是看上哪个漂亮姐姐了?”
金东汉也笑,使劲掐了一把高田健太腰间的软肉疼得他嗷嗷叫:“到时候去日本好和粉丝们说,想什么呢这是。”
“行。”高田健太走过来,坐在他身边,“跟我念,'愛してる'(ai shi te ru)”
“a-i-shi-de-wu?”
“ai-shi-te-ru。”
“ai-ji-de-ru?”
“不是,你再听......”
当时去客厅拿水的卢太铉后来告诉高田健太,那时他还以为是误闯了什么大型告白现场。
不过那天到最后他也没能把金东汉的口音纠正过来,尽管他来回已经说了近百次的我爱你。

“他会带着错误发音一辈子的,”高田健太有些赌气地想,“他绝对不可能再问我这种问题了。”
随后他又立马焉掉,这世界上又不止高田健太一个日本人。
酸涩的情绪让高田健太不得不正视他对金东汉的态度。他觉得很烦,甚至想发今年的第二次脾气。金东汉的疏远带给他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高田健太觉得金东汉实在是个十足的混蛋。自己走就算了,居然还把他生活的好多部分也顺便一起偷走了。
当高田健太第七次独自缩在沙发角看电视时,他想明白了。
他现在非常需要一个人用温暖的胸膛包容他。
那个人只能是他的金东汉。
“太铉哥。”
“嗯?”
“借你的床睡一晚行吗?”

只有一点月光渗入的房间里,两张床上的两个人安静了好一阵子。
“...哥怎么来这边睡了。”
“太铉哥说有事和你相均哥讲。”
黑暗里高田健太听见另一张床上的人小声嘀咕了一句“屁咧”,接着翻了个身。
高田健太觉得有些可爱,同时也找不到其他什么话说了。
两个人又安静了很久。这时高田健太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,蹭蹭蹭地爬到金东汉床上,跨坐在他身上,伸手把金东汉偏着的头使劲扳正,注视着他的眼睛。
高田健太看见,金东汉的眼睛带着诧异,在窗子透出的一点点微光的映照下发亮。
但小孩儿明显明显还在赌气,扳开高田健太掐着自己下巴的手,又偏过头去:“不是说会有流言吗,哥这是在干嘛。想被扔下床还是扔出房......”
满脑子作死想法的高田健太觉得,不冲着这股劲解决的话一会儿自己又要怂了。
因此他做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决定。
他向着金东汉的唇压了下去。
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,满脸通红的高田健太便立马起身。他的怂知道回来了,当初是自己说的适可而止,现在又搞出这档子事。
太作了,他要跑路了。
当高田健太光速起身准备逃回房间时,坐起身来的金东汉闷闷地喊了一句。
“健太哥。”
高田健太又立马用大和民族传统道歉姿势跪回了金东汉的床。
接着熟悉的温暖便小心翼翼地笼罩了他。

“哥喜欢我吗。”
高田健太有些惊讶的回拥了面前人,他还以为金东汉一定会生气的。他轻轻拍着金东汉微微颤抖着的脊背:“很喜欢。”
熟悉的温热又扑在高田健太的颈窝:“那idol高田健太喜欢idol金东汉吗?”
“那又怎样。”高田健太用当初说要来韩国那样坚定的语气回答,“都很喜欢。超级喜欢。”
金东汉下定决心般地把住高田健太的双肩,直视着那双他无比爱恋的眼睛,深吸一口气。
“Takada Kenta,”
他捏紧他的双肩。
“Kim DongHan,”
“a-i-shi-de-wu。”
高田健太笑了。他突然明白了那晚自己为什么害怕。他害怕看见金东汉伤心失望的眼神去谴责他的懦弱。他也想起了,真正的高田健太说的话。
高田健太挤进金东汉的怀中,就像很多个夜里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“怎么都说了几百次还说不对,傻瓜呀。”高田健太轻声说,然后将嘴唇附在金东汉耳边。
“愛してる。”


夜晚应该会知道,明日起高田健太和金东汉就会开始他们的真实营业了。


“我终抛弃大众眼光,爱你百年,吻你千遍。”



接下来是我的废话。
我一直觉得小高在私下还是比较强势,毕竟是哥哥。而且也觉得是会积极解决问题的人,所以才会写了一个比较攻气的小高。
但是实际上同性恋爱是互相的,互相理解,互相依靠,所以攻受界线并不明显。谁都会有脆弱的时候,也会有可靠的时候。
再就是htg的爱豆身份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又是公众人物又是在一个大部分人信仰基督教的国家,想要承认自己的这份爱是很困难的,也是非常需要勇气的。在我看来,小高作为哥哥,又是外来在韩务工人员,想的东西会比核桃多很多。而东汉也是有了一份纯粹在里面,才有了别样的勇气。
废话太多了XD总之希望所有同性伴侣都能勇敢去爱,站在阳光下幸福。
也祝核桃糕幸福,早日给我公开!!(x)

高产三连发,我是金肝🌚

评论(5)

热度(52)